喵喵的鱼尾巴

都说来世要做春风,既温柔又自由

浮花

沈宁收到礼物盒子的时候,正好是他和秦玉溪公布结婚消息的第三天。


送来盒子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子,那个女子将盒子送到公司前台时候,并没有立刻离开,倒还是一直等,等到沈宁开完会。沈宁以为她有事情,让她和自己一起去会客室,可是,她只是注视着沈宁看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样子,沈宁正要说话的时候,那个女子却叹了一口气,从绣花的布包里拿出了一封信,转身就走了。


“哎……”沈宁正要去拉住那个女子的时候,就看到玻璃门的转弯处看到了秦玉溪,一身高贵典雅。沈宁眉心一拧,嘴角扯了扯,什么话也没有多说,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
那个盒子静静的躺在办公桌上,沈宁看着那个刺目的大红色,忽然很烦躁,一甩手,盒子砰的落到了瓷砖地上,里面的东西一下子全部散了出来。

沈宁眼光一缩,窒息般的瘫倒在地上。


夏天的风微微凉,扬起苏庭雪的白裙子,沈宁骑着单车一路飞扬,车座后面的苏庭雪笑着让他慢一点,再慢一点。沈宁就是不听,就是飞快的骑着,想快点……


苏庭雪搂着沈宁的腰,摸到了衣角处的花纹,浅浅的笑了。“沈宁,你喜欢这处绣纹吗?”沈宁没有多想,单手握住苏庭雪纤长秀气的手指,移到唇边吻了吻。


苏庭雪脸上一红,一下子逃出了沈宁的桎梏。却轻轻的将头靠在了沈宁的背上,静静的听着沈宁的心跳,忽然好安静。


那一段废弃了铁路,一点一点延伸到天边,苏庭雪拉着沈宁一点一点走着,及腰的长发被沈宁拢在手里,从风里慢慢的飞去。铁路旁边有着大片的栀子花丛,苏庭雪喜欢它的香味,央着沈宁采了整整一车篮子。


沈宁想要留住这迷人的香味,回到苏庭雪家里的时候,就去烧了水。苏庭雪家里冷冷清清,父母早就出去打了工,苏庭雪是学画画的,昂贵的学费总是要有人来支持的,这样偏远的小城镇,学画也不可避免的高价。


家里只有苏庭雪的奶奶在,奶奶很喜欢沈宁这个孩子,也算是在这昏暗的时光里添点色彩。奶奶虽然老了,但是不糊涂,知晓这个年纪的孩子是情窦初开,也就不再去管他们这些事情了。


苏庭雪坐在桌子前,拿着画笔一点一点画着栀子花。沈宁走到她的身后,拢着她的肩,下巴靠在苏庭雪的肩膀上,侧头吻着她的脸。


“沈宁,我想把这朵花绣在你的袖口上,你说好不好?”苏庭雪拿起画纸,指了指画上的图案,却不想看到了沈宁宠溺的眼神,脸上一红,急忙转了头,长发抚过沈宁的脸,沈宁贪恋的深吸了一口气。


“我喜欢,我只喜欢你绣的花,我只喜欢你,你什么时候把你绣在我的心上,我就满足了!”沈宁一下子抱住苏庭雪,放到了床上。转身出门端着飘着栀子花瓣的木盆进来了,苏庭雪笑着躺了下来,沈宁拢着温水一点一点为苏庭雪洗着头发。浅淡的栀子花味飘的满屋都是。


冗长的发丝在指尖流转,沈宁贪恋着这丝丝刻刻的温暖,握在手里的栀子花瓣柔软如绸,月白的毛巾挽住黑发。沈宁眼中只有那一朵栀子花,寂静绽放,“庭雪,我好爱你,真的恨不得一处生长,一处生死。”苏庭雪仰头看着炫白的灯光,渲染处处生机……


秋天来的时候,学校里来了一个城里的姑娘,秦玉溪,长的漂亮,家里有钱,是学校里的一件大事情。沈宁去接苏庭雪下课的时候,遇见了这位传说中的姑娘。一面之缘,却不想秦玉溪倒是情根深重,从此苦苦纠缠,千丝百结。


枫叶红了半山,远处传来苏庭雪父母双亡的事情,奶奶日日出神,不消半月就随着父母去了。苏庭雪想着日后的日子,找到了一家纱绢厂的绣花图案设计师的职务,就退了学,离了家。


秦玉溪找到沈宁的时候,正看到苏庭雪拿着一件白衬衫,递给沈宁,沈宁只看到衣角,搂着苏庭雪吻了吻额头。苏庭雪垂目之处看到了转角口的秦玉溪,笑着告诉沈宁,沈宁眉一皱,转身走到了秦玉溪的身前。


“有事吗?”秦玉溪看到沈宁站到自己身旁,有些不自然。“这…这个星期是我的生日,你来吧!”说完就把手里的贺卡给了沈宁,起步就跑了。

沈宁握着贺卡走到苏庭雪的身边,沈宁骑着车子带着苏庭雪回了家。路过那段废弃的铁路的时候,苏庭雪跳下了车,指着尽头处,“沈宁,我要去那家纱绢厂上班了,我还是画画,我还是爱你!”沈宁放下车子,一把搂住苏庭雪,吻的天昏地暗。


日子就像绞了丝的线,剥离了温柔如水,看到的就是苍白的底。沈宁依旧拒绝着秦玉溪的好意,而每月都会收到苏庭雪从厂里寄来的礼物,有时候是一张绣着浮花的帕子,有时候是一件袖口纹绣的白衬衫……无论是什么,上面飘香着都是苏庭雪独有的味道。沈宁回着信,薄薄地信纸承载着这份爱。

大学在那个年代还是很遥不可及的,但是,沈宁虽然很想要走出去看看的,但他舍不得,舍不得这如水得爱情,舍不得这沁香得苏庭雪,舍不得这千针万缕的丝线。


晚些的时候,他在校园的长廊处看到了想念已久的苏庭雪,跑过去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就看到了苏庭雪满眼的泪痕,“庭雪,你怎么了?”沈宁捧着苏庭雪的脸,一遍一遍的擦着眼泪,“沈宁,我想你有更好的生活,我想你去念大学。”苏庭雪第一次主动吻着沈宁,羞涩生硬的吻,但是却诚恳认真。

沈宁心想,莫不是知道了些什么,正要说话,却被苏庭雪捂住了嘴。苏庭雪看着他,只要他回答好就行了,沈宁不想去,实在不想去,可是他敌不过苏庭雪的眼睛,他觉得自己就要溺毙在这里面了,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沈宁点点头,将苏庭雪搂的更加紧密,他知道要是去了,就没有办法向这样看到苏庭雪了,这怀里的香气就不在自己身边了。


苏庭雪一路牵着沈宁走过这个校园,走过沈宁的教室,走过苏庭雪的画室,走过他们亲吻过的长廊,走到了那段废弃的铁路,走过苏庭雪的纱绢厂,走过最后一抹夕阳,何处尽心欢……


蝉鸣的夏日,沈宁上了大学,新生报到处,看到了熟悉的人,秦玉溪,眼下才知无论有缘无缘,自己和秦玉溪都会纠缠在一起,还不如顺其自然。

也许是偏远了山地,苏庭雪的信件一月比一月少,沈宁有时候要反反复复的看同一封信看上几十遍才会等到下一封。沈宁有时候也会问苏庭雪,但是他从未怀疑过苏庭雪,直到秦玉溪向他第五次告白。沈宁觉得他应该回去,应该见一下苏庭雪,他一个人已经没有办法再来熬住这些流言蜚语。


还是那个老旧的小镇,沈宁这次却是西装革履的回来的,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,沈宁真想把苏庭雪一并带走,再也不要回到这个破旧的地方。


纱绢厂的图案设计师只有苏庭雪一个人,他很容易就打听到了。当沈宁看到苏庭雪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莽撞了,这个时候自己为什么要来,不,自己要来,自己爱的是她,自己当然要来,自己爱的是她呀!


苏庭雪看到沈宁的时候,正好是袖口暗花收最后一针,“沈宁,你怎么来了?”苏庭雪明亮的声音揉碎了时间,沈宁就像浮藻一般随着声浪飘荡,找不到岸边,心里一下满满当当的。苏庭雪摇了摇沈宁的手臂,沈宁回过神来,怔怔的看着她,“庭雪,我要来带你走。”沈宁语气不是商量,是在宣告一件事实。苏庭雪一愣,后退的那一步,踩到了地上的画纸,雪白的素描纸上落下黑白的鞋印子,奇丑无比。


“我不想走,我喜欢这个职业,沈宁,为什么要剥夺我的爱好!”苏庭雪抓紧了自己的衣角,死死的抓紧,不留一丝余地,就像沈宁对苏庭雪一样。

“我不喜欢这里,我不喜欢你在这里,你和我去大城市,那里依旧还是会有你喜欢的职业,还有我,我会一直陪着你,跟我走吧!”沈宁也不管苏庭雪抗拒,也不管苏庭雪的眼泪,一味的拉着她往外走。苏庭雪挣不过,一口咬在沈宁的手腕上,咬的很重,鲜血染红了沈宁袖口的栀子花,甜甜腥腥的味道充斥着苏庭雪的口腔,忽然有了久违的感觉。


沈宁不喜欢这样的抗拒,一松手,苏庭雪就跑到了工作室里,关上了门,死也不愿意再打开。

沈宁等了一会儿,深深的吸了口气,看了看窗外变红的夕阳,闭上了眼睛,“庭雪,我们分手吧,我爱上了秦玉溪,对不起。”沈宁没有停留,也不想停留,自己和这个破旧的地方最后一点联系也由自己斩断了,这样的感觉真的不好,可,又有什么不好呢?


出纱绢厂的时候,秦玉溪让家里的司机开着车来接沈宁,司机很纳闷,明知道会拒绝的事情,做了一次又一次,可是这一次,沈宁就没有拒绝,乖乖的上了车,回了学校。


没两个月,秦玉溪和沈宁就成为最美好的一对,直到大学毕业,直到今天收到这个盒子之前沈宁都没有再听闻苏庭雪的一点消息。沈宁也曾后悔过,也曾想要挽回,但是自己和秦玉溪又算什么呢?这样只辜负苏庭雪一个人,成全了自己和秦玉溪这样的买卖不是很划算吗?自己干什么要去找麻烦。

盒子里是一身西服,从领结,领带,丝巾,手帕,衬衫,马甲,外衫,西裤,全部齐了,俨然是一套婚礼的服装。盒子打开的瞬间,满屋子飘的都是栀子花的味道。沈宁飞快的翻着这套衣服,领结的坠角处是一朵含苞待放的栀子花,领带的收角是一瓣栀子花,就连衬衫的暗花也是银线勒出的栀子,这套衣服是苏庭雪为自己做的。

沈宁没有停顿,一件一件的换上,这个搭配,没有人会知道,只有沈宁和苏庭雪知道,苏庭雪曾答应自己,在结婚的时候要让沈宁穿上自己绣的衣服,现在哪怕娶得不是苏庭雪,但苏庭雪还是实现了这个诺言。


沈宁嗅着这个香气,简直一刻也不能停,嘴里念着苏庭雪的名字,一路跑到了那段废弃的铁路上,秦玉溪在后面跟着,跟着,跟着就知道她再也要不回那个沈宁了。


“苏庭雪,你哪怕是死了,你也得到他,早知道这样,我就不该害死你,这样寂寞的也许不会是我了。”秦玉溪捧着沈宁的脸,哭的不能自己。沈宁只顾自己握着那张手帕,仿佛苏庭雪还在自己身边一样,笑的很开心……

山脚的公墓里,一位女子捧着鲜花,来到苏庭雪的墓前,“苏姐姐,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,把你的骨灰放在颜料里,染上了西服的颜色,连着你以前做好的衬衫,配饰一起送给了那个你爱的人了,你放心吧,用你的头发绣的那张手帕,我特意放在了最上面,你不是说那是他最喜欢的香味吗?这样他开心了,你也开心了,是不是?”女子永远也不会忘记,苏庭雪全身是血的时候来找自己,苏庭雪告诉她,她想送给沈宁一个结婚礼物。女子和苏庭雪是最好的合作伙伴,自然是实现了苏庭雪这个愿望。

墙角开出的浮花,揉碎了骨血的香气,繁复嗜命,湮灭在纷扬的尘土间,失了颜色,驳了光年……



评论

© 喵喵的鱼尾巴 | Powered by LOFTER